Tag Archives: 亨嘉之会

亨嘉之会:如果我可以写一本书

这是我第一次给亨嘉之会出题目,结果自己却是最后一个交稿的,还过了截止日期。虽然有工作很忙等等若干理由,还是要罚酒三杯的。 如果我能够写一本书,很可能会是一本禁书,XDXD,有刻意炒作之嫌啊。 从小到大读的书,到最后印象深刻的都是历史书(故事),《霸王别姬》,《上海的风花雪月》,《往事并不如烟》到最近的《大江大海1949》,我特别容易被那些动荡大历史背景下颠沛流离的小人物感动。即便这些作品,往往容易被人批评,虚构历史过分煽情,我还是喜欢。 说到动荡的大背景,这两年红的题材一是文革,二是大陆人到台湾所形成的“眷村文化”,除了“宝岛一村”,1949 这些个比较戏剧化的陈述以外,也有《冷暖人间》记录的真实的一面,就算是非常平淡的采访,透着那种思念故乡却又不想回故乡的复杂情绪,也值得慢慢体会。 所以,我如果写一本书,就很想记录那些经历大时代的变迁,做出一个决定,命运因此而改变的人的故事。 因为这两年在美国,陆陆续续遇到些华裔,不是年轻的ABC那种,是1949年左右移民那一代人的小孩,或者是文革时候出来的那些人的小孩,反正都不年轻了,跟我讲起他们父母当时来的时候的情形以及现在的心情,都很有故事。其中有好些个都是上海或北京背景很好的家庭,才有本事当时逃到香港/台湾,然后有一些转展到美国。那些老人家现在也都已经高龄了,我总觉得,如果现在不抓紧时间记录他们的故事,许多历史就会被教科书上短短几行字所取代。 我听过文革时候从广州一路逃出来坚强的母亲的故事,著名音乐家叔叔蜗文革后居在纽约的故事,最传奇的是上海当时赫赫有名的大家族,49年在上海的大豪宅被充公,举家前往香港。我见到的老太太是当时这个家族的大小姐,美国飞虎队到上海的时候她还去接机来的,黯淡的旧照片上都可以辨识出她的红唇;今年已经90多岁了,拄着拐杖依然风姿绰约,写着一手好字,精通多国语言,经典的沪上名媛。 好想听听她这一生的传奇。 估计真的要写这样的书,用编的可能比用采访的要容易很多。尤其是听了李敖痛批龙应台,我绝对选择直接编一个来的比较轻松。希望有有心人真的可以搜集资料,记录下走过一个世纪的旅居海外的老人们的故事。 其他人的书 Little:http://www.douban.com/note/140031833/ 江老板:http://www.zhouxiaopi.com/?p=1686 邓邓: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ffbce40100psc7.html CC:http://www.douban.com/note/140064778/ CY:http://cyishere.com/html/y2011/1199_this-is-the-story/

Read More »

亨嘉之会:高跟鞋那些事儿

高跟鞋这个题目,我其实应该弃权的,或者说,“被弃权”,因为我对高跟鞋是很有爱但是没有力,无发言权。就像刘瑜老师写她收藏的那些连衣裙,买的时候想到一定有机会穿,就这样养了一批随时准备出征的士兵,却始终没有征战沙场的机会。 高跟鞋是存了两三双的,不过永远都是最少被钦点的那两双。下雨天不能穿,开车出远门不能穿,逛街不能穿,站很久不能穿,心情不好不能穿,于是在洛杉矶这个大农村,对于一个不喜欢social的阿宅,就没有什么机会穿高跟鞋了。偶尔想不开穿一下上班,却正好遇上办活动搬东西,最后横不得干脆赤脚上阵。小的时候相信一双好鞋可以带你到任何地方,现在深知,只有一双舒服的鞋才能带你到任何地方。 想到这个题目,这两天就一直有一双高跟鞋的画面在我眼前晃。那就是GAGA姐姐的这双华丽的McQueen鞋。成名要付的代价,就是要穿着这种鞋天天在路上走,还要有气质的跟狗仔和歌迷挥挥手,淡定的微笑,姐我就是不会跌倒。 刚看了GaGa上《60分钟》接受Anderson Cooper的访问,此女深入研究了成名社会学,怪异行为是成名必备的条件,她这样用华丽的包装来影藏真实的自己,其实是追名逐利的高超手段,既吸引了眼球,又保护了自己。高跟鞋顶多是个外伤,总比家暴丑闻那些内伤好。 对高跟鞋没什么发言权,平底鞋还是有很多(废)话可以讲的。最近大爱的就是TOMS的平底鞋,被友人笑说这是尼姑鞋。买的时候还不知道这个牌子的故事,只是觉得超轻便舒适就买了,重点是打折了。回家一看原来创办人当年还参加过Survivor真人秀,每卖掉一双鞋这个牌子就会给贫苦的买不起鞋的小孩捐赠一双,而这种鞋的原型是一种阿根廷的农民鞋,所以才会长的那么朴实,不过真的很好穿。 其他人的高跟鞋碎碎念 CY : http://cyishere.com/html/y2011/1176_highheels/ Little:高跟鞋的梦与魇 江老板:高跟鞋 邓邓: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ffbce40100oxgv.html

Read More »

亨嘉之会之恶趣味

这篇是我们亨嘉之会第三期的主题,怪癖。特此添加亨嘉之会的tag,希望这个blogger小组可以在新年越办越好。 说起怪癖,那不就是我的最爱嘛,哇哈哈,恶趣味最高,例如雾山修一郎,例如Liz Lemon,例如Moss,我喜欢的角色,各个都是身怀绝技的恶趣味代言人。不过真正说到我自己的恶趣味,恩,本来我娘我前任房东我同事都已经要担心我嫁不出去了,我还在blog上面大肆公开自己的怪癖,那不是死路一条吗?嘛,我本来就没想要走淑女路线,也真的没有神马爆点,就摊一下吧。 恶趣味之一:讨厌吃蒜和葱和洋葱,这应该很普通。我的鸡蛋夹饼里面不能有葱,炒菜最好不要有蒜,吃沙拉忌生洋葱。所以常常看到以下画面,我一根根地把葱,一点点地把蒜,一片片地把洋葱,全部挑出来。其实吃了也不会当场昏厥,只是觉得口腔里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怪味道,即使拼命刷牙,味道也消不了,要到第二天才可以慢慢挥发,那就是折磨。 怪趣味之二:晚上的午睡时间。如果有人在晚上8点到9点之间打给我无应答,十之八九我在睡午觉。我是一个很热爱小睡一下的人,可是上班真的没有条件小睡,于是我常常回到家吃完晚饭,8点多小睡一下半个小时,顿时觉得元气恢复,可以继续磨蹭来磨蹭去了。当然也偶有失手,小睡一下醒来已经是早上两点了,于是就接着睡过去了。 怪趣味之三:不喜欢载人开车。前文提到过我那命运多舛的小车,虽然是可以载三人的轿车,我却很少载人,尤其是载人上高速公路是我的死穴。一载人我就觉得心理压力巨大,载人开车对我来讲是生命无法承受之重。 怪趣味之四: 雨天心理压力。尤其是搬到永远阳光普照的LA以后,看到下雨天就表示压力大,不想出门,只想在家看书看碟,喝汤吃饭,借口若干,反正就不想做事,惰性大发。以后搬回上海,这一条是一定要改的,要不然可能半年以都要赖在家里干不了事。 怪趣味之五:社交障碍。虽然我在网上话很多,时而还表现出一幅很热情的样子,但日常生活中,和众多阿宅一样,有严重的社交障碍。周末就喜欢宅在家里或者独来独往,坐飞机什么的最开心的就是旁边的人没有要理我,社交场合最喜欢躲在角落里面四处观望,和陌生人聊天总是容易冷场,总而言之,就是社交障碍一枚,沉溺于自己的小世界,需要去上个搭讪培训班练习一下。 最后正如出题人Little同学讲的,这些怪趣味也不是要认同。只是拿出来晒晒,自己开心最重要了。 新年之前可能不更新了,预祝大家新春快乐,兔年吉祥~~~!!!! 参观其他人的恶趣味: 歪腻的恶趣味 MAC的怪癖 江老板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