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ana 2 香蕉人博客圈聚会

这个周末去打了一趟酱油,结果还真的装了点东西回来。 Banana 是一个探讨亚裔博客圈的影响力,活力以及声音的研讨会,今年是第二届。所谓香蕉人,也就是指这些黄皮肤但是内心是白色的亚裔,主要是东亚国家的;也有一部分是椰子人,也是就东南亚的后裔。 我一直以来都对web 2.0分享之类的话题很感兴趣,写博客5年来(赫然发现已经整整5年了,年龄就这样暴露于公众注目之下),都没有机会参加任何博客圈聚会,这正好是一个学习的机会。 会议组织的很好,有麦当劳和美国航空,Verizon等大牌的赞助商,我相当的诧异,博客圈不是出了名免费出卖文字的穷人吗?后来才发现其实还是由广告公司操办的,一家专做亚裔市场的广告公司赞助了这个活动,因此把他们的客户全部请来了,对于客户,广告公司以及组织者,算是三赢的局面。 我听的主要是下午场,内容不限于身份认同的讨论,而是广泛地关于博客影响力的讨论。第一场“社交媒体与社会变革”,主要是一些有鲜明政治主张的亚裔群体如何利用社交网络宣传他们的意见,也就是敏感词,敏感词,敏感词,嘉宾有关注穆斯林女性人权的博客,亚裔人权的博客等,都承认博客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将散落在各处的人们聚集在一起,争取权利。可惜的是,因为这些博客人常常自己的议程,无论说什么话题,重点都是他们的议程,所以内容并没有太多的落在博客上,其实暴露了为什么这些组织很难团结起来共处的原因。当然还是有让人看到他们在维权方面的努力。 第二场是“小众群体与博客”,来宾有一个菲律宾美食博客,老挝文化博客,亚裔居家主夫博客以及亚裔女生写的关注情色行业工作者的博客,也就是说他们的读者都是非常小众的。他们之所以能够坚持下来并且能够吸引独特的阅读群,主要就是自己的定位准确而且有源源不断的热情来继续。其实这也是我长期以来的困惑,热情是有的,只是这个博客定位太不清楚了,努力想要经营成“在LA的中国人生活博客”,找到同城博友,似乎都不太成功,学了那么多传播学的内容,结果自己的博客还是包装不好,太惭愧了。 第三场是“博客与流行文化”,嘉宾是一个Youtube频道女歌手Jane Lui,自己筹款拍僵尸片的演员还有一个导演,介绍了他们自己的项目以及如何利用这个社交网络的平台来自我推销。僵尸片先为了筹款,什么平台都用了,twitter,facebook,网站,博客,结果呢,唯一的两笔上千的捐款都是来自现实生活,一比来自他的导师,一比来自健身房里的路人(XDXD)。虽然人人都说社交网络对于品牌营销有多么重要,但是说到底还是要面对面的交流以及商品本身的品质。社交网络的确是一个便利的平台,但是不能成为一个唯一的平台。我自己的经验谈就是找工作那会儿,twitter,linkedin,blogspot 全部都试过了,也没有一个人是因为这些平台而约我面试的。 虽然只是打酱油,但还是很受启发和鼓舞。顺便要感谢歪腻同学组织的亨嘉之会博客圈这样的活动,对激发大家的创作热情很有帮助(没有参加这期的命题实在是因为,我太不擅长这样的题目了。。。),对于保持博客的活力也很有帮助。 本期的题目:最好的时光 Liz:同类 江老板:内心深处的欢愉 Little:最好的时光 东野巴人:最好的时光 Odding:最好的时光 Mac:最好的时光 Emma:最美的时光

Read More »

Illusionist (2010)

在洛杉矶罕见的雨夜,跑去看了这部奥斯卡最佳动画提名的《Illusionist》。 此片值得五星推荐,在电脑动画几乎垄断动画的年代,这样一部手绘动画是一枝独秀,而且本片几乎可算是默片(就算偶尔冒出几句台词也像是外星人语),绝对是奇葩。简单的人物线条,每个角色(包括只有一面之缘的配角)却都保有个性,1950年代的欧洲城市,泛黄的照片般的怀旧色彩,安静平缓的镜头切换,制作非常细腻。话是如此,我个人任性地只给四颗星,因为我真的不能接受结局,待我在后面的“忍不住剧透”评论中解释。 影片由《疯狂约会美丽都》的导演Sylvain Chomet 执导,改编自法国导演Jacques  Tati的剧本,原本是作为真人动作片来设计的,灵感来自于Jacques Tati写给女儿的一封信。但他的遗孀不希望任何人来出演出这个角色,让Sylvain 遇上了,就正好改成了动画片。 1950年代的法国,一个约莫花甲之年的魔术师,一生颠沛流离也未成大气,始终都在小剧院演一些小把戏。大城市的观众都看腻了,他只好远走他乡,来到了苏格兰乡下的小农村表演,只有在这里他还算得上是一个魔术师。因此巧遇了在旅店打扫的天真小女孩Alice,时不时给她变个魔术。Alice深深地相信他所有的魔术,于是偷偷地跟着魔术师先生一起浪迹天涯。两人终于在爱丁堡定了下来,住在一个全是“演艺工作人员”的旅馆,杂技表演,小丑表演还有腹语表演者,都暂居在这个小旅馆内,魔术师先生在不停地被拒绝中尝试着找工作,努力维持小女孩想象的那个世界。 整部影片是又好笑又心酸,时时有尴尬的笑点,也有疯狂的笑点,例如奔放无比的摇滚歌手乐团。只是,我看电影的一个致命伤就是见不得老人受委屈,所以看到每个人都算计着魔术师先生,可是他还是那么乐观地,好心地照顾人家,就觉得很不安,连好笑的地方都笑不出来了,因此也少了点乐趣。不想要误导观众,大家还是怀着去看动画的心情去看,会比较享受这部片。 以下要忍不住剧透,实在不能接受结局,翻白勿闯。 开始的时候,怀着阴暗的心理 ,我一直觉得小女孩是在利用魔术师先生, 不能相信她“很傻很天真”。后来渐渐明白了,她是真的单纯,这其实不是一个老魔术师的凄惨故事,而是父爱的补偿。令我觉得伤心的并不是因为他给小女孩揭露了冰冷的现实以后,默默地离开了,这一点我能够接受,他其实是一厢情愿的付出父爱,他的补偿其实也只是让自己好过一点。我难过的是他放弃了,放弃了带给人家欢乐,对于魔术师来说,就等于放弃了信念。 唯一看到我想哭的部分就是他将小兔子放生的时候,真真切切的凄凉。还有他最后在火车上遇到那个小孩的时候,一支长铅笔,一支短铅笔,那个表情,那个握拳手势,我一直以为小孩从他手里抽出来的会是一支长铅笔,结果还是小孩自己的短铅笔。他放弃了,他竟然放弃了他一辈子的信念。就这样被我任性地扣掉一颗星。 预告: 题外话: 冒雨去看片的主因是前一天晚上去奥斯卡动画讨论会,有幸见到了《驯龙记》的两位导演Chris Sanders 和Dean Deblois和《玩具总动员3》的导演Lee Unkrich,本来《Illusionist》的导演也要来的不过他要飞回去参加凯撒大奖。期间放了些影片片段,马上被这部片吸引了,要在答案揭晓前先看这部片。 来的这几位导演相当给力,介绍了影片的创作过程,例如总动员结局Andy最后看玩具们一眼的那个镜头,其实来自导演的生活经历:他当年和奶奶告别的时候,奶奶不知道自己已是癌症晚期,还坐在餐厅里和朋友吃饭聊天,但是他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见到奶奶了。于是走的时候回头盯着她看,试图将她的最后的画面永远定格在脑海中。导戏的时候他就将这种感觉告诉了编剧和编动画的人。还有,参与制作这一集的工作人员里,有人是因为7岁那一年看了《玩具总动员1》就立志要制作动画, 15年后,他是那个编写Woody从厕所逃出去的片段的工作人员,梦想成真。 我现在非常纠结,明天的最佳动画长片,到底花落谁家才好呢。

Read More »

iphone 更新之夜夜惊魂

作为一个公正客观的用户,从来都是优点和缺点都会碎碎念的(欢迎找我来试用产品)。iPhone的好话说了不少,但是屏幕不能锁以及sync限定,对我的使用体验来讲,很扣分。话说如此,我还是用的很起劲,于是我的iPhone竟然发生了过劳死现象,-_-|||。 第一次是上周末,我早上骑了20mile 的自行车,睡了一个下午觉起来,突然发现手机的speaker没有声音了,也就是说,看Youtube,听iPod,按键,所有都无声了,惊醒。插上了耳机,却又都有声音了,听着听着歌又朦朦胧胧的睡去了。真正睡醒了起来,觉得这个问题还是蛮麻烦的,难道要复原到原系统才能搞定?按照惯例Google大法,发现这也算是一个常见问题。。原因出在我前一天插着耳机听歌,拔掉耳机的时候忘记暂停音乐,因此手机就无法识别到底是在耳机状态否,一时混乱(应该算是个bug),就无声。 治疗方法很简单,就是插上耳机放歌曲,放一段时间,暂停,再拔下耳机,就可以了。我不弃不馁地试了第15次后,终于有声音了。这一次惊魂的教训就是要先暂停音乐,再拔耳机。 第二次比第一次更惊悚。这周末,手机冲着电我就去睡了,凌晨四点有一个恶作剧电话把我吵醒。等我早上想要懒在床上玩一下手机的时候发现,黑屏,死活没有反应,当场黑线。。。死死地按着关机键也完全没有反应。当场被彻彻底底地惊醒,爬起来马上Google。具体事发原因还是找不到,好在治疗方法还是有的。就是将手机与电脑相连,打开iTune,然后按住开机键和home键同时,超过15秒,会有苹果的标志重新出现,那就是第一缕曙光,再过10秒,手机就缓过神来了,数据也没有丢。因为找不到原因,也很难说吸取了什么教训。 起码这两起事件让我充分意识到了iPhone的敏感脆弱的一面,以后要小心点伺候它了。。

Read More »